今年的DockerCon期間,執Container技術牛耳的Docker公司突然宣布,他們要推出Moby的開放原始碼專案,引發一陣嘩然,有不少人認為,該公司是將原本的Docker開放原始碼專案,改名為Moby,然而,Docker公司並不這麼認為,並在官方部落格提出解釋。

在該篇文章裡面提到,Docker公司先前已經從Docker程式碼基礎當中,將新的元件獨立出來,成為新的專案,像是runc、HyperKit、VPNKit、SwarmKit、InfraKit、containerd,為了擴展Container的生態系,須設法使其變得更容易組裝,促進更多合作。因此,Docker公司決定推出Moby,拓展軟體容器化的應用。

在這當中,他們將提供1套程式庫,裡面包含多個類似樂高積木組的後端元件,以及1套能夠將這些元件組裝成為自定Container系統的框架,同時,還提供稱為Moby Origin的參考組裝,裡面是開放的Docker container平臺基礎套件,作為運用Moby程式庫元件或其他專案的示範。

基於這樣的專案,Docker公司認為熱中Container發展的人士能在此進行各種實驗,交換彼此的想法。他們更將此套開放原始碼專案,比喻為Container系統的樂高積木俱樂部。不過,雖然Docker表達了這麼做的動機,社群能否接受,可能還是未定之天。

而在DockerCon結束後,5月初Docker公司宣布新CEO上任的消息,由該公司董事會主席Steve Singh接替現任執行長Ben Golub,而這位Steve Singh是Concur公司創辦人,也曾擔任SAP高層董事會的成員,掌管Business Networks事業群(提供SAP雲端服務解決方案)。而在新舊CEO交接之後,會替Docker公司帶來哪些改變?也引發外界關注。

也許你會好奇,為什麼Docker的動態這麼重要?關鍵就在於Container、Microservices這些新興技術的發展,越來越重要,可說是左右了未來雲端服務與IT架構的運作方式和形態,而Docker正是其中發展得最快速、最受世人矚目的軟體平臺,因此它的一舉一動,都可能會影響Container的前途。

此外,很多人也認為這裡蘊含許多商機。例如,市場調查研究機構451 Research在今年1月,就提出預測。他們認為,2020年的應用程式Container的市場規模,可望成長到27億美元(2016年是7.62億美元),年複合成長率為40%。而且,相較於其他支撐雲端服務的技術,Container的市場成長最為快速,足以和近年來迅速崛起的OpenStack相提並論——兩者都是開放原始碼軟體,皆由新創公司和既有廠商共同推動,而且,企業也都在很短的時間內就開始採用它們,但Container更勝一籌的部份在於,能夠比OpenStack產生更大的市場影響力,因此,他們表示,企業廣泛採用Container與市場成熟的時間,會比OpenStack與PaaS、DevOps的風潮還要短。

而在OpenStack基金會發布的使用者調查報告裡面,也顯示了Container一直是OpenStack社群最關注的新興技術,今年達到75%,比去年多出5%。而在新興的專案裡面,與Container有關的項目,也是名列前茅,像是針對容器化部署的Kolla,以及提供容器服務的Magnum。

至於在Container格式的採用上,Docker無疑是首選,比例高達65%。而在管理OpenStack環境應用程式時所用的Container與PaaS工具,則是Kubernetes,整體比例已逼近一半。

而OpenStack與Container之間的關係也會越來越密切,在OpenStack使用者調查報告裡面,社群認為OpenStack應該要有清楚、強大的Container支援策略,因為目前有許多專案會有相互競爭、重疊的狀況;對於裸機環境、SDN的應用,以及網路虛擬化Neutron、區塊儲存Cinder、檔案共用服務Manlia等專案,OpenStack也必須要釐清Container支援作法。相對地,對於Docker這樣的專案,也應該要求對OpenStack提供更強力的支援。

作者簡介


Advertisement

更多 iThome相關內容